客服熱線:0537-3306395
網站首頁 新聞資訊 書畫商城 名家風采 藝術動態 展會拍賣 畫廊聯盟 拍賣專場 花鳥畫作品 名家報道 書法作品
找產品

TOP

開筑新時代的精神高原——著名書法家言恭達印象
[ 編輯:admin | 時間:2014-10-28 11:48:35 | 來源: | 作者: ]

    年逾八秩的老藝術家、原中國工筆畫學會會長林凡先生以詩書畫兼工飲譽京華,蜚聲海外。筆者有幸與林老結為忘年之交近二十年,親聆謦欬,獲益良多。林老精于鑒賞,談藝多有高論。近些年來林老總要筆者關注一個名字——言恭達,他與言先生無一面之緣,而常贊嘆:“言恭達的字真好!在當代中青年藝術家中堪與倫比者寥寥。”林老的盛贊引起了筆者的高度關注,筆者清楚言先生為當代草書大家,其藝術成就有兩件事給人印象甚深:1987年全國“當代中青年《書苑擷英》評比”,其作品以最高票數被評為全國37位優秀作者之一。2010年11月12日,聯合國首屆中文日活動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作為活動的主體項目,言恭達的書法展獲得了極大成功,為活動增添了亮麗的光彩。聯合國副秘書長赤坂清隆贊揚其書法展精彩而有特色,另一副秘書長沙祖康稱道言先生為推進中華文化走向世界,在國際交流中作出了較大貢獻。言先生的書法各體兼工,而以篆、隸、草為最,品其書作,神采煥然,靈氣暢流,樸厚與空靈同在,高華與雅逸齊飛,把讀者帶入如長風之浩蕩、如古藤之纏繞、如清江之澄澈、如春林之蔥郁的藝術意境之中。讀其書品而想望其人,然終以無緣一晤而深以為憾。

  機會終于來了,在辛卯之年的金秋佳日里,湖南省湘潭市舉辦第三屆齊白石國際藝術節,其中有藝術節的活動之一“全國書法篆刻展”,作為這次展覽活動評委會主任的中國書協副主席言恭達先生蒞臨湘潭,由朋友之引介得一識荊州,親聆宏論。言先生中等身材,雖過耳順之年,而風儀瀟灑,英氣逼人,眉宇間閃爍著智慧的靈光。談及創作理念、風格流派、美學思想等問題,先生娓娓道來,妙語如珠,近四個小時,始終言和而色夷,給人以如沐春風的感受。藝術節開幕期間,筆者再次拜會了言先生,并聆聽由四百多位各界人士出席的,題為“全球化語境下的審美轉型”的書法藝術講座。他剛參加全國文代會匆匆來湘,滿面春風,精神煥發,深刻闡述了新時期黨中央文化強國的精神,對文化的春天來臨充滿了感恩與信心。聆其宏論,品其書作,筆者深深感受到了作為藝術大家的言先生正和同道們辛勤耕耘,不懈攀登,開筑新時代的精神高原。

  淡泊虛靈的主體胸次

  論及藝術創作,言先生強調了作為藝術家主體人文修煉的重要性。華夏民族自古以來,無論是政治家、思想家、軍事家、藝術家,對其品評無不以德為上。一個藝術家,技法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沒有運斤成風的技法,不可能有藝術的創造,但技法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人的品格修養應放在第一位了。學書先做人,人品不高,落墨無法,人品不高,其藝不珍。古人的這些觀點,其實并未過時,仍是正確的。二王、顏柳、旭素、蘇黃,其人品無不光華奪目,而李林甫、蔡京、嚴世蕃,難道不是大藝術家,大詩人?但我們還有誰去讀他們的作品?既然深惡其德,哪有心境欣賞其藝?怎樣淬礪自己的品格呢?言先生認為要淡泊名利,超然物外。淡泊明志,寧靜致遠,言之甚易,為之甚難。一位哲學家說過:“知識之敗,慕虛名而不務潛修也;品節之敗,慕虛榮而不甘枯淡也。”劉勰在《文心雕龍》中說“疏瀹五臟,澡雪精神”,實際上強調凈化大腦、凈化靈魂的重要性。當今時代藝術品已走向市場,藝術創作是一種極為艱辛的勞動,要藝術家的創作完全超于功利,有違情理,但決不能功利至上。真正的藝術家必有淡泊之意,超曠之心,俗慮過多難入高境。劉熙載說:“欲作草書,必先釋智遺形,以至于超鴻蒙,混希夷,然后下筆。”淡泊胸次,方能甘于寂寞,甘于寂寞,方能深悟為藝的個中三昧。言先生為人、為學、為藝一任平淡閑適,在俗務纏身的紅塵里,他以澄澈虛靜之心觀色悟道,這是他的“治孤”姿態。言先生對當今的炒作也頗有感慨,認為藝術品不是不能宣傳,但宣傳有度。商品可以打廣告,藝術品有商品屬性,為何不能宣傳?藝術品很難有絕對標準,然而相對標準還是有的。稻谷畝產一千斤、兩千斤,還可以說得過去,但畝產萬斤不是欺人欺世?而當下這種夸張的藝術品宣傳屢見不鮮,這無疑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言先生為藝苦心孤詣,成就甚高,而斷然拒絕別人為他冠以“大師”這一類稱呼,他認為歷史自有公論。藝術家重要的是凈化靈魂,要有仁者之懷,大愛之心,感恩時代,關愛大眾。言先生也品味過孟子“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名言的真諦,在曾經七年的知青歲月里,他領略過秋草如茵、芒花如雪、羊群如云的牧野風光,親歷過播五谷、砍蘆桿、拉纖索的艱辛生活,而仍無怨無尤,認為這段時光是其人生磨礪的寶貴年華,即使在那最艱難困苦的日子里,他也沒有消沉過,反而因地制宜,大搞微生物農藥。他曾將魯迅“兩地書”那段話寫下貼在茅棚的竹榻旁——“我以現在的我治我的現在,一步一步地現在過去,也一步一步地換一個現在的我……”我們這個時代是中國歷史上最昌明的時代,盡管陽光下的陰影還很多,但主流是清澈的。作為新時代黨培養的藝術家,應將藝術的真善美化為時代的鼓點,催人奮進,而少些孤高感傷。藝術創作得到了社會的認可,有了較好的市場,理應關愛大眾,回報社會。仁者愛人是立身之本。言恭達出生于書香之門,積善之家,其遠祖言偃先生為孔門十哲之一。清芬的祖德對他的影響是徹入骨髓的,他牢記嚴父慈母的諄諄教誨:天有好生之德,地有化育之靈,佛有慈悲之懷,人有向善之心。人要有愛心,不能只愛自己,要愛自己的親人,愛人民大眾。作為南京市十大慈善家之一的言先生去年被國家授予“第六屆中華慈善獎·最具愛心行為楷模”。近年來為汶川、玉樹災區、紅十字孤兒學校、全國艾滋病防治、體育發展基金、東大教育基金等無償捐款600多萬元。他信守中國傳統文化中敬天愛人的核心價值觀,認為慈善的本質是個人生活方式的選擇,是藝術家的個人自我需求。“藝術家需要通過慈善實踐提升自己的人文境界,從而完善作品中所透析的時代人文精神”。他倡導新時代的慈善文化,主張行善是無私奉獻,不圖回報,保持純粹性。沒有必要炫善,更不能故意包裝炒作或者帶有任何功利色彩,否則很容易走向對優秀傳統文化理念的背叛,乃至褻瀆慈善。

  言先生認為,藝術家的主體胸次既要淡泊,又要虛靈。所謂虛,指虛靜,超曠;所謂靈,指有靈氣,有才氣。想做一名藝術大家,退筆成冢這是學技之前提,但僅此還是不夠的,學養、才情、技藝三者不可或缺。書法,可以說是中國藝術最經典的表現形式,體現了中國文化的核心價值和本質精神。漢字本身是中華文化之結晶,作為書法家沒有淵深的學養,胸中無詩意,技法再高也只不過是書匠而已。古人說蘇軾因為“胸中有萬卷書,故筆下無一點塵土”,這是有道理的。英國藝術評論家赫伯特·里德論繪畫時指出:“從作品的線條中,我們便可窺探出藝術家與他所處時代的文化之間的關系”,這句話甚為深刻。主體胸次的虛靈從何而來,我們不能否認天賦的重要,否認家學、成長環境的重要,而心游文府、廣取博采是最關鍵的,胸襟之超曠源自學養之淵深。言先生認為,在所有的藝術門類中,書法藝術要進入高境甚為艱難,因為它要以最濃厚的文化積累來作最簡單抽象的表達。虛靈的主體胸次主要依賴后天的培養,比如對哲學、史學、文學、音樂等學科須作深入的研究。以詩、書、畫、印為代表的中華民族藝術它的寫意精神,最重要的美感特征是意境,意境的最高表現形式是空靈,它的審美情趣是莊子所言的“虛靜”。當代著名美學家宗白華先生認為,空靈是藝術的生命,藝術求實不易,求空尤難。這里的空不是虛無,而是廣闊的想象空間,即美的聯想空間。無論是何種視覺藝術,讀來使人浮想聯翩,情難自己,方算高境。中國詩、書、畫、印藝術的空靈之美多以儒家的“氣”、老莊的“道”、釋家的“禪”為內核,以詩意為精魂,言先生的學養修煉也證明了這一點。他的故鄉江蘇常熟,從隋代實行科考以來,這里出過486位進士,8位狀元,9位宰相,一直到今天的20多為院士可以說常熟的靈山秀水鑄就了他的書魄畫魂。先生自云,他的成功,非賴絕類離倫之才,但有堅韌不拔之志。言先生詩書畫印兼工,這在當代藝術家中是甚為少見的。他師承沙曼翁、宋文治,這兩位先生均為學界鴻儒,藝界泰斗,回憶先師的教誨,最多的是要心靜,甘于寂寞,發憤讀書,了解社會。正因為如此,他數十年如一日,孜孜以求。他是大書家,但首先是學者、詩人、畫家。他對自己的博士生強調至少要把兩部書讀熟讀通,一是劉勰的《文心雕龍》,一是司空圖的《詩品》。筆者記得林凡先生說過這樣一件事:建國初,他拜訪齊白石先生,臨走時大師反復囑咐:“為藝詩書畫都要上,不能搞單打一”。林凡記了一輩子,言先生為藝也是整體推進。言先生十分喜愛詩歌與詩結緣甚早,詩境清新飄逸,而《悲歌汶川》凄清悲壯:“沉浮誰主問蒼茫,忍淚含悲悼國殤。瀝血堯臺多壯士,無垠大愛看滄桑。”言先生亦工于繪事,堪稱丹青妙手,其山水蒼深幽邃,超曠空靈。正因為有如此之佳的綜合素質,所以為其藝術創作奠定了堅實的學養基礎。

  深邃超卓的創作理念

  言先生強調一個觀點:真正的藝術家必須是思想家或者說思想者,藝術創作必須技近乎道。書法是民族藝術,書法的根永遠在中國,藝術創作自然應反映華夏民族的理性世界,彰顯時代精神,這個理念甚為深刻。書法雖是抽象藝術,抒情藝術,其創作需要技法,需要激情,但不能離開理性精神的指引。書法是尚技的藝術,但技法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必須與道合一,藝進乎道,道高于藝,藝以道傳。他認為當今對創作理念的問題尚未引起足夠重視,為諸多因素的影響,不少書家偏偏追求形式創新,以奇為高,缺少正確的創作理。,藝術創作沒有提升到以藝傳道的境界,其美學追求缺乏深度、高度,這樣就容易迷失自我,難成大器。作為一門最能體現民族精神的藝術學科,其藝術本體必須以哲學為支撐,沒有哲學作本體支撐建立起來的美學大廈是不堅實的。藝術多有相通之處,言先生對《文心雕龍》作過深入研究,劉勰論文,原道宗經,明確指出:“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以明道”。這里的“道”指什么?應為儒釋老莊哲學之精髓。著名書法評論家周俊杰先生認為主體精神是書法家的本質生命、創造精神,筆者認為他說的主體精神應蘊涵了書法的本體元素——“道”的元素。言先生常以《周易》《老子》《莊子》的哲學思想論書,深許劉熙載的觀點:“白賁占于賁之上爻,乃知品居極上之文,只是本色,”認為其林散老、沙曼老的藝術創作晚年已臻“白賁”之境,絢爛之極復歸于平淡。他對莊子“虛室生白”的美學觀點體會甚深,認為書藝的高境是唯道集虛,計白當黑,虛比實更為重要,沒有虛的存在,便沒有生命,藝術創作應于虛靈中傳出動蕩,神明里透出幽深。當然這種“道”的表達,對藝術家來說,不是作簡單的概念圖解,而是作為一種基因滲透于藝術創作之中。古人的創作多臻藝進于道的境界,言先生認為不要輕言超越古人,要對前哲有敬畏之心。晉人尚韻,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態,應為理性精神使然,時代精神使然,取法前賢,不僅僅停留在“技”的層面,而且還要學習古人如何澄懷觀道。正如林散之先生所說:“獨能畫我胸中竹,豈肯隨人腳后塵?既學古人又變古,天機流露出精神。”書法創作進入“道”的境界,應是天機自流的境界。言先生所強調的道,筆者的理解大致與王羲之、孫過庭所說的“意”庶幾近之。王羲之在《題衛夫人〈筆陣圖〉》中說:“意在筆前,然后作字”,孫過庭說:“容與徘徊,意前筆后”(《書譜》),王、孫二人強調的“意”,內涵甚為豐富,大致為藝術家的氣質、修養、才情、技法渾然為一的藝術表達。這種“道”從哪里來,言先生認為從傳統文化中來,從時代精神中來,從爐火純青的技法中來。不根植傳統,不潛心文化,不感悟時代,就不可能成為真正的藝術大家。

  言先生的創作理念具有超卓性,體現在他提出的“為人生而藝術”的創作主張。初聽這個觀點,深思良久,未能徹悟。因為,這是一個老話題,文學、繪畫、戲劇、舞蹈、音樂為人生而藝術容易理解,而書法是線條藝術,抽象藝術,為人生而藝術就頗難理解了。為人生而藝術一般是指現實主義,藝術是時代精神的折光,故王國維說:“一代有一代之文學”,康定斯基在《論藝術的精神》一書中指出:“任何藝術作品都是其時代的產兒,同時也是孕育我們情感的母親”。就中國文學而言,《詩經》、漢樂府,杜甫、白居易的詩歌反映了時代精神自不待言,其實屈原的創作,李白的詩歌,雖屬浪漫主義文學,而同樣間接或直接深刻地反映了時代精神。對于書法的現實主義傳統大概人們思索的不是太多,言先生這個觀點的提出不是憑空臆造的,而是對中國藝術史,尤其是對書法史的深入研究而提出來的。他指出,任何藝術創作,可以超越古人,超越自我,但不能超越時代。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序》,雖為一行風度翩翩的江湖名士在蘭亭暢敘幽情的真實記錄,當時又用蠶繭紙、鼠須筆,書家逸興遄飛,因靈感突發而產生這一千古名作,看來有許多偶然的因素,但仔細思考,假若沒有當時清談之風的盛行,沒有玄學思想的入神入骨,沒有藝術的普遍繁榮,就不可能有修禊盛事,也不可能產生這一杰構。顏真卿的書法作品大多是在特定的政治形勢下,由于書家剛直不阿的品格和感情強烈的激動,以充沛的精力一氣呵成,讀其《祭侄稿》,我們仿佛看到書家被忠憤所激發,轉折鋒毫的自然變換仿佛為至情所郁結,其遒勁的骨力,大量的渴筆,剛中見柔的線條,隨手涂改的筆跡,還依稀可見書家沉痛悲摧的心緒和一瀉千里急切欲書的情狀,但若沒有書家極深的藝術造詣和特定背景的刺激,也是不可能產生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作品的。書法怎樣為人生而藝術,他強調了幾點:首先,當代人寫當代事,用書法記錄歷史風云。思想載體的選擇對書法創作甚為重要,思想載體最能體現藝術創作的時代感。從2008年為北京奧運會創作的《我的中國心》;2010年為上海世博會創作的《城市讓生活更美好》一直到2011年,他創作了《世紀脊梁--言恭達書推動百年中國歷史進程人物詩抄》書法長卷,選擇了孫中山、李大釗、毛澤東、鄧小平等二十世紀部分杰出歷史人物的詩文,飽蘊對這些先哲的無比敬仰和對偉大時代的一片感恩情愫,揮灑自如,染翰寄懷,格高韻長,大氣磅礴,為一曲當代愛國主義的頌歌。其次,言先生在全球化語境下世界重大事件的歷史文字內容記載的同時,試將白話語體引入書法創作,將平實的口頭文字載體灌滿詩情的意境,以形成猶如一曲具有強烈音韻節奏感的交響樂,這難度甚高,但他取得了成功,他這幾年來創作的多幅大草長卷,應為當代書法創作的重大突破。再次,藝術語言也要體現時代色彩,筆墨當隨時代,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這是藝術發展之必然。言先生在深入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大膽采用篆籀筆法裹鋒絞轉等技法,以及時代空間意識的解構圖式,縱橫捭闔、隨勢布陣、開合有度、創變無窮。使書法意象神采煥然,新人耳目。面向大眾,藝術尚雅。為人生而藝術,多指藝術為時代主流文化之正大氣象服務,藝術創作應引領大眾審美理想。尚雅是大眾文化提升為普遍的審美需求,古雅是藝術的高境,任何時候高古典雅是不能丟棄的,用佛家的話說:“是大明咒,是無上咒。”他強調一點:書法藝術可以從傳統與民間拓展靈源,追求詩意與童真,但取法民間藝術必須雅化、必須純化,必須提升。縱觀中國數千年的詩史、繪畫史、書法史,其重要美感特征大致可用孔子的一句話來概括:“思無邪”。有人曾引用劉熙載的話說:“丑到極處,便是美到極處”,粗頭亂服不掩國色,這話不無道理,但這不是藝術的常態。目之于色,有同美焉,粗頭亂服之美必以國色為前提,縱是國色,若日日粗頭亂服,夢中情人亦會棄而不顧,粗頭亂服容易失之粗鄙。周俊杰也說:“時代需要陽春白雪,人民不需要那些拙劣的作品。”言先生的藝術實踐很好地印論了“為人生而藝術”的創作理念。

  雄秀高華的藝術境界

  言先生認為,要開筑新時代的精神高原甚為艱難,主體胸次高,創作理念高,關鍵是能將胸中之竹化為手中之竹,理論必須聯系實際,技法要高,境界要更高。書法的至美表現為意境,宗白華論及張旭的書法時說:“在他的書法里不是事物的刻畫,而是情景交融的‘意境’,像中國畫,更像音樂,像舞蹈,像優美的建筑。”言先生的藝術創作以境為高,其意境之美感特征可用“雄秀高華”四字概括。言先生與藝術結緣數十年,焚膏繼晷,兀兀窮年,衣帶漸寬終不悔,伸手能生五色煙,他的創作確已臻至言隨意遣、心手雙暢的境界。言先生的創作以崇高為宗,雄中見秀,逸中見雅。先生學書取法乎上,窮研篆隸而肆力于行草。他以大草鷹揚天下,而首先是篆隸大家。王羲之說:“窮研篆籀,功省而易成;纂集精專,形彰而勢顯。”(《筆勢論》)他明確指出:“學書應從篆書入”,深許傅山的觀點:“不知篆籀從來,而講字學書法,皆寐也。”言先生在他的《篆學探真》一文中對篆書的用筆、結體、用墨、布局作了極為深入的論述,強調篆法既熟,其他諸體則已鋪好基石,篆參隸勢奇姿可生,隸參篆勢形質高古,秉筆定勢既有天馬行空之精勁,更備老僧補納之沉靜。言先生的篆書對傳統用功甚深,對《散氏盤》的奇崛樸拙,凝重遒美,《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盤》的雄邁虬健,圓潤典雅,《石鼓文》的方正舒展,俊逸高古,《泰山刻石》的茂密蒼深,端莊飛動,一一精嚼細咽,消化吸收,又從簡牘碑版中汲取豐富營養,故操觚染翰,龍驤鳳翥,雄邁秀逸。試讀其集秦詔辭《大年歌》、集散氏盤銘文《金文楹聯》,遣毫走墨之際,安形布白之時,書者無不斟酌立意,觀其形勢,圓可循規,方能入矩,如眾星之棋羅,似四時之列序。細品筆法,堅韌紆徐,中含內斂,起止藏收,回曲蜿蜒,強比壯士擊劍,婉若仙娥曼舞,暢如清流奔注,通似琴韻鏗鏘,把讀者帶入浩氣磅礴、靈心煥發的藝術意境之中。

  言先生的大草以雅逸為宗,確已逼近司空所描繪的“月出東斗,好風相從,太華夜碧,人聞清鐘”的高華境界。雅逸是精品藝術的重要標志,高華是雅逸的至高境界。言先生說:“一個真實的藝術境界,體現藝術家深摯的宇宙情感,這就是妙解自我生命奧秘的清逸。”言先生的草書創作不逐時風,獨標性靈,宗篆籀而法碑版,侶狂素而友張顛,陶鑄百家,獨成風格,又以學養才情熔鑄化裁,故時而如翔龍在天,鯤鵬擊水;時而如鳳鳥穿林,驚蛇入草,力感氣勢,風神華采,有機統一。言先生的大草“筋力”與“秀骨”、雄渾與清逸達到了高度的和諧。和諧是美的至高境界,里德說:“中國藝術家試圖在他們的作品中表現出宇宙的和諧。”從書法本體而言,其藝術創作建立在深厚的功力之上,其堅深的篆隸筆墨,運用于裹鋒的用筆之法,使其整體書風高古而秀逸。他以中鋒用筆使其線條厚實、凝重,偶用側鋒取妍,得飄逸之致。他承接張芝、小王、張旭、懷素以及黃魯直硬毫中鋒用筆之法,更獨創以長鋒羊毫的裹鋒用筆,將古人的中鋒筆法運用于生紙、長鋒等不同工具之中,裹毫揮運,纖毫必究,故風韻神采,妙盡天然。從藝術素養而言,其藝術語言高度詩化,書卷氣甚濃,朗現華滋、圓融、清遠、俊逸的意境。言先生近年連續創作的三件大草長卷均是個性鮮明、雄秀高華的杰構。他告訴我,大凡創作之前,閉關數日,忘懷萬慮,游心無垠,遠思長想。縱覽張旭、黃山谷、王鐸直至林散老大草經典,與古人對話,覓書道之奧妙。故操觚染翰,瀟灑流落,翰逸神飛。他將淵深的學養,濃郁的詩意,時代的精神,灌注于書品之中,化素淡為瑰麗,化平凡為神奇,但見靈性的線條,若俯若仰,若來若往,不可為象。既而指顧應聲,落筆生風,恣絕倫之妙態,懷愨素之潔清,修儀操以顯志,獨馳思乎杳冥,而曲終奏雅,頓若山安。微觀細品,一字一奇,一字一變,活筆、活墨、活勢比比皆是。中鋒使轉,絞鋒使轉,將篆籀的精勁、二王的妍逸、懷素的靈秀、松雪的瀟灑熔于一爐,兔起鶻落,縱橫揮斫,既圓轉活脫又剛勁矯健,既快速流轉又暗合法度。那千回百折、形斷脈連的線條,如春虹之飲澗,如飛鳥之入林。而墨色對比,淋漓酣暢,抒情高潮跌宕起伏,佳構與深采并流,心意共逸韻俱發,從一畫之跡中,流顯出萬象之美。中觀審視,書家的清氣、靈氣、逸氣、浩氣沛然而至。淋漓的墨色,飛動的體勢,瑰奇的意象,與表達的生命精神渾化為一,其壯美之境使人油然想起漢賦中描寫的楚太子觀廣陵之潮:其始起也,洪淋淋焉,若白鷺之下翔;其少進也,浩浩溰溰,如素車白馬帷蓋之張,其波涌而云亂,擾擾焉如三軍之騰裝。宏觀圓覽,不睹字形,但見神采,整體意象如飛龍在天,薄日月,伏光景,神變化,過重溟,仿佛從三千以崛起,向九萬而迅征。足縈虹霓,目耀日月,塊視三山,杯觀五湖,噴氣則六合生云,振鱗則千里飛雪,其動也神應,其行也道俱,一鱗一爪,無不光華奪目。靈虛的空間,自然的飛白,仿佛化成祥云縈繞,瑞氣氤氳,這是生命本體的物化,博大胸襟的折光,時代精神的禮贊!生命之偉力與意境之高華已妙合無垠,品讀如此藝術杰構,獨特的美感猶如身騎神龍在雄渾而瑰麗的交響樂中飛翔,不覺激情飛濺,壯氣凌霄!

  文府心游筆有神,靈山秀水鑄書魂。的確,山川靈氣,奇高悟性,淵深學養,精湛技法成就了言先生的藝術事業。張海先生倡言:“時代呼喚中國書法經典大家”,言先生正是以其學養才情與生命精神著意打造時代的經典,用智慧的泥土努力筑建精神的高原。言先生說,努力開筑精神的高原,應為新時期廣大藝術工作者的共同目標,這一目標需要一代乃至數代人的共同努力方有實現之可能,他個人的勞動僅僅為這一宏偉工程加了一筐土石而已,要走的路還很長,任務甚為艱巨,但有信心為此奮斗。欲顧所來徑,奇葩粲滿枝,而先生依然故我,淡定從容,首低前哲,心許時賢。言先生說:真正的藝術家應只問耕耘,少問收獲,成敗自有后人評說。藝術無絕對的完美,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作為當代書壇主將之一,言先生深感任重道遠。與其三次晤見,感觸良多,撰文至此,湊成俚句一首以祝先生攀登新的高峰:飲露餐英春復秋,丹心一片報神州;東風浩蕩開新宇,國運昌隆展壯猷!

(本文作者蔣力馀為著名美術評論家、湘潭大學藝術學院兼職教授;李光泉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湘潭市文聯副主席)

】【打印繁體】【投稿】 【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上一篇]著名書畫家:杜少卿 [下一篇]論言恭達書法藝術的時代氣質

評論

稱  呼:
驗 證 碼:
內  容:

相關欄目

熱門文章

·黃永玉—中國當代最具影響..
·中國當代著名工筆大家—張..
·劉廉法—中國當代最具影響..
·曹樹林—中國書畫名家作品..
·沈鵬——中國書畫界特邀名..
·張宗彪—中國當代最具影響..
·走進冰雪山水畫大師—石寒松
·肖常存—當代書法大家作品..

最新文章

·大家風范 自成一格――著名..
·畫家陸耀華—中國當代最具..
·一生擁軍夢鏗鏘綻放 二十..
·一生擁軍夢鏗鏘綻放 二十一..
·謹防假冒 請勿上當
·人文藝術家作品拍賣市場熱捧
·格吐肯:融情筆墨傳遞民族..
·書畫家鄧正強印象:狂草與人..

推薦文章

·陳福增—筷雕藝術大師
·王友金—中國當代書法名家
·劉文西—黃土畫派創始人
·歐陽中石—中國當代最具影..
·劉大為—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
·黃永玉—中國當代最具影響..
·靳尚誼——中國書畫界特邀..
·沈鵬——中國書畫界特邀名..

浙江风采3d走势图